主页 > Y滴生活 >《春画》:色色的浮世绘春画当初到底是用来干嘛的? >

《春画》:色色的浮世绘春画当初到底是用来干嘛的?

《春画》:色色的浮世绘春画当初到底是用来干嘛的? 

车浮代

译|蔡青雯

  春画的用途

  江户时代製作的春画,数量据说约有两三千件。

  春画最主要的使用目的是观赏,与现代不同,在当时并非是见不得人的作品。

  然而,毕竟因为「有碍风俗」而禁止销售,所以也不是毫无罪恶感。只是在明治时期引进西方伦理观念之前,日本人对性抱持着自在宽大的态度。

  在乡下地方,男子潜入女子房内偷情,或是在庙会当天寻欢作乐,司空见惯,不值得大惊小怪。连在江户城的长屋,每户之间仅有薄薄的一墙之隔,所有房事街坊邻居都听得一清二楚。混浴澡堂的浴池,好色无礼之徒横行无忌,所以黄花闺女入浴时,前后必须有女僕随行保护。

  此外,男性人口过剩的江户,僧多粥少,即使是一般女性都人人抢手。普通人家的姑娘可从异性绞尽脑汁撰写捎来的情书当中,拣选中意的情人。有些聪明的姑娘会在精挑细选之后,再行决定。妇女即使被休仍然人气不减,所以毫无顾忌地出轨偷情。丈夫面对妻子偷汉子,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毕竟当时讨老婆不易,妻子愤而离家反而麻烦。因此,当时留有不少这类川柳诗句。

  貌若潘安的男子也是不惶多让,当时称为「若众」,深受男女双方的欢迎。在称为「阴间茶屋」的男娼馆当中,同时接待男女宾客。

《春画》:色色的浮世绘春画当初到底是用来干嘛的?

  春画当中,也可见到若众和男性的交欢场面,或是女性、若众、男性三方一起办事的画面。

  所以,在这种社会背景下,鉴赏春画的方法并非一人偷偷摸摸独享,而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。男女老少,不分贵贱,多人一起欣赏。此外,春画亦是同床共枕的男女所参考的性技巧指南。例如上图,丈夫正向黑齿(明治时代之前,已婚女性将牙齿涂得漆黑的化妆法)妻子展现租书店租来的春画,诱惑催促她赶紧办事。

  大名诸侯或富裕的商家千金,嫁妆中甚至备有肉笔春画绘卷。这是父母希望女儿能够观摩春画学习房中术,好刺激性慾早生贵子。

  此外,春画又称为胜绘,具有平安符的功效。商家在仓库摆放春画,保佑建筑物远离火灾之外,甚至会放置除虫剂,以便能够长久摆置。武士则为了祈求武运昌盛历久不衰,暗地在铠甲柜中摆放春画。

  这项习惯据说到日俄战争时仍然留存,有些士兵会在钢盔中藏有折叠的春画,祈求枪弹不侵。

  笔者曾经听闻祖母提及太平洋战争时,习惯在神社护身符当中塞入妻子、未婚妻、情人的下体毛髮,祈求士兵能够平安返乡。

  由此可知,自古以来,日本认为男女交合的「性」,才是延续「生」的力量。

《春画》:色色的浮世绘春画当初到底是用来干嘛的?

  有「纸屑画师」之称的浮世绘画师

  在浮世绘展的会场,通常九成以上的展品都是锦绘。其他单色墨摺绘加上肉笔画的展品,合计数量还未及一成。

  难怪一般人会认为浮世绘就是锦绘。

  墨摺绘展品数量稀少的理由,总之就是过于单调不起眼,感觉价值不高,所以现存数量不多。肉笔画的展品少,则单纯是因为数量不多。

  与锦绘一日印製一百至两百幅,人气作品还会增印、量产的数量相较,肉笔画基本上只有一幅,也无法像锦绘採取分工制,能够绘製的数量有限。

  此外,江户时代总计约有两千位浮世绘画师,然而画技精湛、能够绘製肉笔画,还要拥有愿意掏钱购买的客群,这样的画师其实不多。

  一般人都熟知北斋或歌麿,可能想不到浮世绘画师其实只是画浮世绘版画草图的工匠,当时称为城镇画师或是画工。相较于公家扶持的土佐派、武家赞助的狩野派,或是只绘製肉笔画的正统日本画大和画师,社会地位明显低下。

  而且,浮世绘画师甚至无需在绘製的草图上涂色。画师的工作只需描绘单色的木刻版画草图,这种像是只有线条的着色图称为原稿图。

  以现代观点来看,就像是只会CG电脑绘图的人,不会绘製油画。这些人懂得操作电脑软体,但是不会使用油画颜料,反之亦然。

《春画》:色色的浮世绘春画当初到底是用来干嘛的?

  肉笔画的主要目的是鉴赏,大量生产的浮世绘版画则用于演员肖像画、广告、月曆、玩具、名胜指南……等媒体。由此可知肉笔画和浮世绘版画的用途有所不同。以现代观点来看,或许可说大和绘画师是画家,浮世绘画师是插画家。

  当时一幅锦绘的价格,随着时代和尺寸的不同,留有十六文、二十文、三十二文、四十八文的纪录。浮世绘经常借用荞麦麵价格比拟价格高低,便宜作品就是荞麦羹麵,昂贵作品就是炸虾荞麦麵。一文若为二十五日圆,价格範围约是在四百到一千两百日圆之间。

  一幅传统日本画作动辄数十万,甚至数百万日圆。对日本画画师而言,锦绘根本就像是用完即丢的垃圾,因此当时揶揄浮世绘画师为「纸屑画师」。

  然而在两百年后的拍卖会上,写乐的演员画以超过五千万日圆的高价成交。北斋的《赤富士》也创下将近七千万日圆的成交价钱。传统日本画师如果地下有知,大概会感到忿忿不平吧。

  那幺,祕密贩售的春画价格究竟是多少呢?根据当时的纪录,铃木春信一幅画作约五千至九千日圆;北尾重政的多色套印大本,共十二图约五万日圆;北斋的大锦绘套组约七万日圆。作品售价令人望之兴叹,所以当时的百姓都向租书店租借欣赏,租金行情约是三天六百到八百日圆,其中也有高价的春画组,租金一日两千五百日圆。

(本文为《春画:从源流、印刷、画师到鉴赏,尽窥日本浮世绘的极乐世界》部分书摘)

书籍资讯

书名:《春画:从源流、印刷、画师到鉴赏,尽窥日本浮世绘的极乐世界》 春画入门

作者:车浮代

出版:脸谱

[TAAZE] [博客来]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推荐